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藏宝图高清跑狗论坛 > 斑马 >

震撼!肯尼亚动物大迁徙

归档日期:05-02       文本归类:斑马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肯尼亚是世界上公认的观赏非洲热带动物和鸟类的最佳国度。在马赛马拉动物保护区,非洲五兽——非洲象、犀牛、野牛、狮子和猎豹随处可见;在纳库鲁湖国家公园,红色的火烈鸟成群结队在蓝天碧水间翱翔;在安布塞利国家公园,海明威笔下的乞立马扎罗雪山映照着满地的如茵绿草。

  如果你对“Safari”这个单词觉得有点眼熟,那一定是来自苹果的浏览器。对涌入到肯尼亚国家公园的游客来说,Safari是——大群角马横渡怒涛汹涌的河流;狮子穿过草丛,悄悄逼近猎物;眺望日落时分碱水湖畔的火烈鸟,多得数不清让人误以为是霓虹灯;目睹兀鹫撕裂动物血肉,鬣狗咬碎野兽骨头。这就是Safari——游猎之旅,它狂野不羁,让你激动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绝大多数去肯尼亚呆上1—2星期的人会选择这样的路线:首都内罗毕—马赛马拉国家保护区——桑布鲁国家保护区——安博塞利国家公园,这就是一条最经典的线路,让你迎面和非洲最有魅力的风景相逢。

  市场上肯尼亚的线路,以肯尼亚一地或南非肯尼亚连线为主。主要以野生动物为行程最大特点,常规的线路游览景点包括马塞马拉、纳库鲁和内罗毕。现在国旅有特色线元左右,最大特点是住久负盛名的树顶旅馆。

  每年夏季,大批火烈鸟就会迁徙至东非大裂谷之间的碱性湖泊。图为肯尼亚纳库鲁湖中正在进食的火烈鸟群。

  每年夏季,大批座头鲸就会离开他们长期生活的极地水域,经过16000英里的长途跋涉前往广阔的热带水域孕育并迎接新的生命。

  每年3月美国中西部内布拉斯加州的普拉特河流域就会聚集约500000只沙丘鹤 。

  红哈鱼又名鲑鱼,是著名的冷水性溯河产卵洄游鱼类,阿拉斯加的布里斯托尔湾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哈鱼产卵地,每年会迎来数百万红哈鱼到此产卵。

  黑脉金斑蝶君主斑蝶或帝王斑蝶,是北美地区最常见的蝴蝶之一,同时它还是地球上唯一的迁徙性蝴蝶,这种蝴蝶每年都会进行长达4000英尺的大型迁徙活动。

  主要生活在澳大利亚圣诞岛上的澳洲红蟹,在迎来圣诞岛每年的雨季时便会展开向印度洋广阔海滩长达数天的迁徙活动。

  每年5-9月便会有数千只鲸鲨迁徙至墨西哥湾和加勒比海之间的尤卡坦半岛 。

  每年夏季的数月间,肯尼亚和坦桑尼亚自然保护区中的近百万野生动物便会进行大规模的迁徙活动。

  这些家伙是人类学习的榜样,它们坚守一夫一妻制,而且代代相传。尤其值得称道的是,雄海马竟然担负起生儿育女的重任,对伴侣也是忠贞不二,一生不变。有其父必有其子,它们的后代自然也遵循相同的交配规矩,会选择一个终生伴侣。“男人”都如此表现,女人们还会有什么更高的要求呢?

  它们不仅长得难看,雄鱼做起事来也鬼头鬼脑。你要找一位终身伴侣,一定会对你希望得到的“女士”格外体贴。但琵琶鱼不是这样。雄鱼找到一位漂亮的“女士”,会一口咬住它,然后释放一种生化酶,将它们两个粘在一起,而且就一直这样粘着,永远拥抱在一起。当雌鱼准备繁殖后代了,雄鱼的性器官为它提供精子。

  男人都是烂货,我们不需要他们!这是雌鞭尾蜥的誓言。它们的确不需要那些令人讨厌的雄性。这些小小的蜥蜴全部都是雌性,通过无性生殖繁育后代。因为它们不能交配,它们通过角色互换(一个表现出雄性行为,趴在另一只身上),相互刺激对方。这时两个雌性都会受精,生下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后代。

  用“痛苦的受精”来描述床虫的受精过程最为贴切,尽管这听上去很恐怖。雄性床虫从来就不会花时间了解雌性,而是直接了当地用自己的生殖器将雌臭虫刺穿,然后开始受精。

  这些小家伙给午餐赋予了新的含义。白顶鹦鹉的交配过程最让人恶心:雄性鹦鹉会啄住雌鹦鹉的嘴巴,然后开始呕吐,直接吐进雌性鹦鹉的嘴里。但雌性鹦鹉并不反感这种做法,因为雄性鹦鹉正是通过将自己“搅拌”好的美味吐进雌性鹦鹉嘴巴里,来表达自己对它的爱究竟有多深。

  在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交配仪式中,数百条蛇扭结翻滚成一个球体,大玩《猜猜这个女士是谁》游戏。为了获得更好的交配机会,雄蛇长有两个阴茎,但无论哪个阴茎要想与雌蛇零距离接触,雄蛇首先要战胜其他“男性”。

  “处女”蜜蜂要想活到成年,必须与大约十几只雄蜂交配。然而那些设法与雌蜂交配的雄蜂更加非常不幸,它们在交配过程中睾丸要“爆炸”,留在未来蜂王的生殖器里。虽然这对雄蜂来说非常痛苦,但这是进化产生的结果,爆炸后的睾丸相当于一个塞子,能防止其他雄蜂与这只雌蜂交配。

  蜗牛是雌雄同体动物。但是由于它们不能给自己受精,因此也需要一些性爱。一旦它们找到交配对象,前戏就开始了。它们背的那个钙化的“房子”上会撒满精子。两个“房子”碰来碰去,其实很危险,有时候会刺穿蜗牛的心脏或大脑,导致死亡事故发生。

  这些令人讨厌的小东西在性爱前有爱抚动作,但非常粗暴。雄性和雌性会纠缠在一起,互相用刺攻击对方。由于它们的嘴巴都没闲着,所以雄蝎子会反复用尾巴刺雌蝎。为了报复,身材更大的雌蝎经常会把它们的交配对象吃掉。

  在密西西比河候鸟的必经之路上,每天都有数量庞大的白鹈鹕结队而行。这些鸟儿每年两次往来于过冬场所和繁殖栖息地。

  春天,秃头鹰沿密西西比河走廊迁徙,前往加拿大与美国北部的繁殖地,去寻找充足的食物资源,有时候,大乌鸦会加入它们的美食盛宴。

  海象每年要迁移到福克兰群岛繁衍后代,这是一个海风和洋流肆虐的亚南极群岛。然而,海象宝宝总会得到母亲的关爱和照顾。

  军蚁的迁徙几乎是出自一种令人不可思议的本能,迁徙大军数量多达50到200万,行动整齐协调,仿佛是一个单细胞生物体。

  这是一只军蚁头部与下颚的特写镜头。迁移时工蚁们的职责包括搬运未成熟的蚁蛹。

  从南非飞往福克兰群岛度过冬天之后,黑眉信天翁会建立自己的群体。成对的黑眉信天翁会彼此梳理颈部羽毛。单只鸟儿可能无法生存。

  非洲中南部卡拉哈里沙漠中的奥卡凡加河和马卡迪卡迪盐碱地之间是150英里(240公里)宽的热带草原与林地,斑马要想从任何地方跨越都至少需要10至20天。

  先生们,幸亏你不是香蕉蛞蝓!这些虫子拥有6到8英寸长的生殖器,无论用哪个标准衡量,都不算短了。但是它们并不这样认为,因为香蕉蛞蝓大约有8英寸长,它们必须找到一只体长几乎相同的交配对象。尽管这种虫子是雌雄同体,但是它们的生殖器必须与门当户对才可以。一旦这个器官与另一只蛞蝓的纠缠在一起,位于接受端的香蕉蛞蝓会开始大嚼另一只同类的生殖器,然后逃脱。

  挥舞翅膀,水花飞溅,短暂停留、进食和休息之后,加拿大鹅继续起飞,北向迁徙。

  为了寻找食物和水源,马里大象必须在干涸的撒赫勒地区永不停息地迁徙。它们每年迁徙近500公里,是已知的大象迁徙中最长的。

  百万迁徙,存者寥寥,这是你在美国国家地理频道制作的7集节目《大迁徙》中所看到的景象。大大小小的动物在世界各地迁徙,踏上寻找资源的危险之旅,这一旅程可能需要数小时或者跨越数代。在南极半岛,巴布亚企鹅列队排列一同潜入水中。

  肯尼亚马塞马拉国家动物保护区干涸平原上奔跑的角马群。每年,角马迁徙1800英里(2900公里)跨越非洲东部赤道朝着多雨而绿色植物充盈的地区奔去。

  对海象来说,冰就是生命。海象是靠呼吸氧气生存的海洋哺乳动物,冰是它们休息、生产、哺育和迁徙的地方。随着全球变暖海冰消融。它们每年一度的迁徙渐渐沦为一场与时间、距离、沟渠和灾难的较量。

  帕劳金色水母因单细胞生物虫黄藻而呈现金色。虫黄藻在水母中生活,为水母提供维持生命所需的能量。它们每天跟随太阳迁徙,喂饱了“过客”,也确保了它们的生存。

  南乔治亚岛上,一只雄性信天翁在向异性展示自己近11英尺(3.4米)长的翼展。在南大洋上空翱翔数月后,它们的求爱仪式就此拉开。

  体重4吨、身长超过4.5米的海象在怒吼,这不只是为了炫耀。海象之间的搏斗通常很激烈,搏斗双方可能会受到重伤。获胜者将成为群体中的“王者”。

本文链接:http://giacopuzzi.net/banma/5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