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藏宝图高清跑狗论坛 > >

60万元遗产留给狗怎样做才“有法可依”?

归档日期:05-25       文本归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时尚界大帝卡尔拉格菲去世时,“想将巨额遗产留给宠物猫”的传言闹得沸沸扬扬,近日,湖北宜昌一女子“想把60万遗产留给宠物狗”这一新闻也引起了广大网友的讨论。

  原来,宜昌市的一名单身女子赵女士长期独居,与家里的两条宠物狗相依为命,最近想要通过遗嘱的形式,将去世后房产变卖后所得的60万元遗产交给狗狗继承。但很遗憾的是,赵女士的愿望没能达成,公证处以“无法可依”为由拒绝了她的请求。

  现代社会,宠物逐渐成为人类的精神慰藉,也是许多独居人士最为亲近的对象,可以料想,“宠物是否能够继承遗产?”这一问题在未来将会被提出得越来越多。但根据我国目前的相关法律法规,宠物尚不能作为继承者继承遗产。

  赵女士的故事不是孤例,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饲养宠物, 宠物开始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着远远超出“动物”本身的社会角色,前有德国女伯爵卡洛塔将千万遗产留给宠物犬,后有时尚大亨卡尔拉格菲欲将财产送给猫,想要通过遗嘱将遗产留给动物的新闻通过各种社交网络传播扩散。

  四川发现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茜也认为,宠物无法行使自己的权利,履行自己的义务,也无法对财产的收益进行处分。通过遗嘱将财产留给狗,即使存在财产管理人,也不可能体现宠物狗的意志。

  “不能通过立遗嘱的方式来将财产转给宠物,并不意味着没有办法在自己身后保证宠物的快乐生活。通过与自己可信赖之人签订合同进行委托,将部分遗产的管理权赋予该人并由该人承诺照顾宠物的生活,同时由第三人来负责监督该人的行为。这种类似于信托的遗产处分方式既合法,又能最大化地体现立遗嘱人的意志。”邹伙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恒和信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凯认为,究竟哪些事物能够成为法律关系的主体不应当仅仅着眼于生物学、心理学标准, 也不能够仅仅以成年的自然人为标尺来判断, 而是应当根据社会生活的实际需要来设定,作为纯获利益的法律关系参加者, 动物完全能够成为一种特殊主体。

  对于是否应当对于动物赋予人格权予以保护,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立新曾提出“建立法律物格”的设想,通过将动物放到“生命物格”,即民法对物的最高保护地位,让民法对它们作出一些特殊的规定。通过以物格制度对动物等物加以保护,避免人格权在物的领域中不恰当的行使所有权损害动物的福利,同时也不会违反民法的一些基本原则,也不会与民法社会及市民社会的基本秩序相冲突。

  在时尚界大帝卡尔拉格菲去世时,“想将巨额遗产留给宠物猫”的传言闹得沸沸扬扬,近日,湖北宜昌一女子“想把60万遗产留给宠物狗”这一新闻也引起了广大网友的讨论。

  原来,宜昌市的一名单身女子赵女士长期独居,与家里的两条宠物狗相依为命,最近想要通过遗嘱的形式,将去世后房产变卖后所得的60万元遗产交给狗狗继承。但很遗憾的是,赵女士的愿望没能达成,公证处以“无法可依”为由拒绝了她的请求。

  现代社会,宠物逐渐成为人类的精神慰藉,也是许多独居人士最为亲近的对象,可以料想,“宠物是否能够继承遗产?”这一问题在未来将会被提出得越来越多。但根据我国目前的相关法律法规,宠物尚不能作为继承者继承遗产。

  赵女士的故事不是孤例,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饲养宠物, 宠物开始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着远远超出“动物”本身的社会角色,前有德国女伯爵卡洛塔将千万遗产留给宠物犬,后有时尚大亨卡尔拉格菲欲将财产送给猫,想要通过遗嘱将遗产留给动物的新闻通过各种社交网络传播扩散。

  四川发现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茜也认为,宠物无法行使自己的权利,履行自己的义务,也无法对财产的收益进行处分。通过遗嘱将财产留给狗,即使存在财产管理人,也不可能体现宠物狗的意志。

  “不能通过立遗嘱的方式来将财产转给宠物,并不意味着没有办法在自己身后保证宠物的快乐生活。通过与自己可信赖之人签订合同进行委托,将部分遗产的管理权赋予该人并由该人承诺照顾宠物的生活,同时由第三人来负责监督该人的行为。这种类似于信托的遗产处分方式既合法,又能最大化地体现立遗嘱人的意志。”邹伙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恒和信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凯认为,究竟哪些事物能够成为法律关系的主体不应当仅仅着眼于生物学、心理学标准, 也不能够仅仅以成年的自然人为标尺来判断, 而是应当根据社会生活的实际需要来设定,作为纯获利益的法律关系参加者, 动物完全能够成为一种特殊主体。

  对于是否应当对于动物赋予人格权予以保护,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立新曾提出“建立法律物格”的设想,通过将动物放到“生命物格”,即民法对物的最高保护地位,让民法对它们作出一些特殊的规定。通过以物格制度对动物等物加以保护,避免人格权在物的领域中不恰当的行使所有权损害动物的福利,同时也不会违反民法的一些基本原则,也不会与民法社会及市民社会的基本秩序相冲突。

本文链接:http://giacopuzzi.net/gou/10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