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藏宝图高清跑狗论坛 > >

【原创】人妖恋(渣女重生)

归档日期:07-07       文本归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倒是笙歌却知道这只是表面而已,这个刘福海可是自己那何颜送来监视自己的,亏自己还把他当成心腹,一直听着他的话,甚至还伤害了萧祁…

  “奴才遵命。”刘福海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虽然面上笑着,可这笑意却是不达眼底的。笙歌看着刘福海退下,才将头上的凤钗如下,如上好丝绸般柔顺的黑发如数披散下来。玉手将凤钗上的珍珠轻轻的旋动,一颗黑色的药丸便滚了出来。这是一颗剧毒的药丸,入口即化,这颗毒药本来是为将来假使有一日国破家亡,为了不使自己受辱而准备的。现在用,真是便宜了那何颜了。

  萧祁死后,笙歌一直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她总觉得身边似乎少了什么十分重要的东西,心里空落落的。直到一日,她醉酒,嘴中却不由自主的吐出了萧祁的名字,她才恍然明白自己已经爱上那人了。不过,一切都已经太晚了,那人已经去世了…

  萧祁死后的第十五日,笙歌便被囚禁了起来。那是,她才知道,她一直心心念念放在心上的人——何颜居然一直都窥探于她的王位;她才知道原来那三片龙鳞对于萧祁而言如此重要;她才知道萧祁的死因原来是因为她的“好”贵君…

  “参见陛下。”轻柔而夹杂着几分魅惑的声音响起。笙歌抬头看向何颜,柔顺的黑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几缕发丝滑落肩膀,悬在脸庞,更衬得何颜面如冠玉,白皙而细腻的皮肤,一双惑人的大眼水汪汪的,似乎下一刻便会落下泪来,红唇的唇瓣,小巧而精致的下巴。

  “阿颜,过来。”笙歌嘴角微扬,唤他,声音一如平常般温柔。但只有笙歌自己才明白,她是有多么努力才能克制住自己掐死他的欲望。宽大的袖子下,白嫩的双手紧握成拳,圆润而修剪整齐的指甲深深刺入掌心。身体里剧烈的疼痛让她保持着脑中的清明。她伸出手用力将缓步走至自己面前的何颜拽至怀里,吻上了他的唇。须臾,笙歌才推开了何颜。笙歌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不过只有一会儿,胸口的疼痛加剧,嗓子眼里满满的都是铁锈味,一瞬间,鲜红的血液从笙歌的嘴里喷洒出来,染红了笙歌的视线。看见何颜惊诧的目光,笙歌慢慢的闭上了眼。

  “陛下……陛下……陛下…”耳边似乎有人在说话,笙歌不耐烦的睁开眼睛,入眼的确实一张圆圆的少年脸庞。

  “小凡子?”笙歌撑着身子坐起身来,看着面前看起来呆头呆脑的少年,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这是笙歌很久以前的贴身大太监,从小和她一起长大,对她十分忠心,不过后来染病死掉了,为此她还伤心了一阵。直到后来,笙歌被囚禁,她才知道,原来是何颜收买小凡子,无果。一怒之下,便将他投了河。后又他将刘福海安插在笙歌的身边。可是…小凡子不是死了吗?她不是也死了吗?怎么会……

  笙歌瞪大双眼,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急切又带着些欣喜的问道:“小凡子,今年是什么年?”

  笙歌兴趣的奔向了那人的院子,如果没有记错,这时那人应该住在宫北角,那里住的都是一些卑贱的太监和宫女自己不受宠的侍君。何颜将刚入宫的萧祁安排在这里,目的显而易见。亏得自己上辈子还以为何颜心地善良,温柔大方,哪里知道这些不过都是他装出来的表面而已。再想到自己上一世竟然那样宠溺着何颜,甚至连何颜伤害萧祁,她竟然都无动于衷。现在再想起来,恨不得给上一世的自己一巴掌。

  清秀的少年靠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黑发有丝绸般的光泽,他白皙的皮肤看上去如同剥了壳的鸡蛋一样滑嫩,在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迷人,又长又密的睫毛像两把小刷子,随着呼吸轻轻的扫过肌肤,月亮般明亮的眼睛散发着浓浓的暖意,仿佛像是会说话一样,此时,那双灵动的双眼正无神的看着院门。如樱花般怒放的双唇轻轻抿起,勾出半月形的弧度,温柔如流水,美的让人惊心。

  美中不足的便是萧祁左边脸庞上显而易见的手掌印,连带着整张左脸上都肿起了一大块,与美艳的右脸形成对比,更显得左脸突兀,恐怖。

  笙歌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幕画面。一想到萧祁左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笙歌心底不自觉的对何颜又添了几分厌恶…

  “笙歌…”院子里的人儿似乎终于发现现在篱笆旁笙歌了,无神的双眼一亮,急急忙忙起身。带着几分欣喜与仓促。

  “起来吧。”看着低头行礼的萧祁,笙歌的眼里滑过一丝温柔与愧疚。拉过他局促的不知该怎么放的左手。笙歌皱了皱眉,这人真不知道照顾自己,手这么凉都不知道给自己添几件衣服。

  以防萧祁感冒,笙歌拉着他就朝屋子里走去。感到身后的拉力,笙歌转过身,却看到那人低垂着脑袋,右手局促的拽着衣角,乌发垂下几缕,落在肩膀上,更将柔弱的脖子凸显的白皙起来。

  “屋子里脏…还是不要进去吧…”小的几乎听不到的声音传来,如果不是笙歌此刻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他身上,恐怕也是听不见的。

  “没事,我不嫌脏。”握了握那人软软的小手,笙歌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笙歌满意的看到那人的耳垂变成了粉粉的,如愿的一笑才转身朝屋子里走去。

  直到看到了屋子里的状况,笙歌才终于明白萧祁为什么不让她进来。这屋子简直不能说是脏,而是只能用“破”来形容。房子里阴冷潮湿,时不时还有一股发霉的味道。房子里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两张椅子,其中一张椅子的腿角似乎是断了,被一根木棍,一根线绑在一起。所谓的床其实就是几块木板搭在一起组成的,被子阴湿发黄,墙角还爬上了一层绿油油的苔藓。就连桌子上的几个杯子也都是破了口的。

  笙歌心中一痛,上一世萧祁在这宫中住了数年,竟然都是住在这样的环境中的。上一世她只来过这里一次,还是为了何颜求取他心头上的龙鳞,那一次她匆匆而来,得到龙鳞后,因挂念何颜,又匆忙离开。根本就没有细看这里环境,自然也不知道他究竟住在什么样的地方。

  笙歌深吸一口气,压着内心的疼痛,转过身看向那人,却发现那人不知什么时候红了眼眶。眼眶蓄满了眼泪,要落不落,更让人添了几分怜惜。

本文链接:http://giacopuzzi.net/hu/12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