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藏宝图高清跑狗论坛 > >

临碧听竹(男男生子)+番外————淡雪妖姬

归档日期:07-09       文本归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此时听着耳边平稳的呼吸声,知他早已熟睡,便微微撑起身子,看着身侧那人的安然睡颜。

  细不可闻地轻叹一声,手指轻抚过他俊朗脸庞上挺直的鼻梁、双唇的线条,见他睫毛微颤,终是怕吵醒了他,轻轻起身披衣下床。

  当初自己为它取这么个名字,只因为它比邻这一片竹林,站在亭中,临近竹林这一侧,举目便只能看到这一片碧海。

  当初殷沐晨与师兄廖寒尘在竹林中救了被毒蛇咬伤的轩辕翊,并不知他是当今皇上。

  直到随轩辕翊一同微服出巡的大内总管孙琦找上他们在竹林中的清风园,轩辕翊才将身份如实相告。

  这段时日的相处之间,他不知不觉间被轩辕翊那种超凡的王者气度吸引,而轩辕翊也在一个清晨,在亭中轻轻地从他身后揽住他,在他耳边轻声说,不愿离开他。

  如今他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如师兄所说,当真是情窦初开,像不谙世事的小孩子一般,一串糖葫芦便能给他骗了去。

  远远地就见殷沐晨一身素色青衫,未着外袍坐在亭中,手捧一卷书册,簌簌摇动的竹林就在他身后。

  待至殷沐晨身前,见他纤长的睫毛一抬,一双幽深的眸子望向自己,唇边勾起一丝微笑,轻唤:“皇上。

  轩辕翊知他心中有事时总是这般避开别人的目光,却也不问,拿过他手中的书,向另一端长廊边候着的下人招了招手。

  见几个下人在他们面前摆上案几,备上笔墨纸砚,殷沐晨茫然道:“皇上这是……”

  轩辕翊挥退下人,亲自磨墨,道:“这临碧亭的名字是你起的,今日,你给它题个字,待朕回城,让工匠将它制成匾额,挂在这亭上。

  胸膛紧贴在他的身后,嘴唇凑到他耳边轻声问道:“朕前几日问你的问题,你可想好了?”

  如今各国国风开放,民间同性之间相恋也不足为奇,婚典中也允许同性之间成婚。

  前朝皇帝后宫中收有男宠并不少见,可以殷沐晨外柔内刚的性子,必是不会同意做男宠的。

  只是朝上那些老臣多是些迂腐之人,要说服他们需得费一些力气,朕也没什么把握。

  殷沐晨慢慢道:“皇上又可曾为沐晨想过,沐晨身为男子,竟要入后宫为妃……”

  殷沐晨回首对轩辕翊淡淡一笑,那笑容令人如沐晨曦,轩辕翊一时之间竟看得呆住。

  轩辕翊自然早知道殷沐晨和他的师兄弟都是孤儿,自小被白云药师捡到抚养长大,尽心传授毕生医术。

  灵山地处昊苍境内风景秀丽的沧州,传说是个神奇秘境,普通人根本就无法进入。

  从小到大他读过、听说过许多关于灵山的轶闻传说,却没有一个人能为他描述那里的真实景致。

  他也问过殷沐晨灵山究竟是什么样子,殷沐晨却只道:“与其他大山无甚不同”,多数时候则只笑而不语。

  当初自己被毒蛇咬伤,现在本该已经是个死人,幸而有殷沐晨和他的师兄悉心救治,可见医术也是不容小觑。

  轩辕翊再次将他揽在怀中,轻轻啄吻他的面颊,喃道:“沐晨……你放心……就算不能给你什么名分,我也绝不会让你受苦的……”说着,覆上他微凉的双唇。

  无数代的帝王不断扩充城市土地,建起宏伟的庙宇和楼阁,修筑四通八达的道路,使敛苍成为当今昊苍最大也是最繁荣的城市。

  举目望去,可以看到从玄武门入宫的第一道关卡——同样是由深青色大石砌成的高高楼阁北镇阁耸立在高墙之内。

  感到坐在身边的轩辕翊轻轻握住了自己的手,殷沐晨便也轻轻合拢手指,回握住他。

  大殿之上,大内总管孙琦展开金帛卷轴,宣读圣旨:“灵山白云药师之徒殷沐晨,医术精湛德才兼备,为答其救命之恩,今封为宫中御用药师,官级三品。

  “宣——”殿外侍官扬声复传,大殿之下,殷沐晨缓缓步上殿前百级石阶,一身青衫素白外袍,飘逸出尘,轻风拂起宽袖袍边,带着清润的气息,在殿前百官注视下行至大殿之上高高的王座之前。

  过堂风在殿中回转逡巡,带起殷沐晨温润清澈的语音,随风送至殿外,渐远渐远,不复再闻。

  殷沐晨好静,因此只派了几个宫女在白天做打扫清洁工作,到了夜晚便只有一个轩辕翊特别调来的内殿侍官住在偏阁,药香居内冷冷清清。

  这几日朝上事务繁忙,而宫中无人生病,国内也无甚疫病流行,殷沐晨有很多闲散时间,便每日花上大把时间阅读御医院中的医药书籍。

  轩辕翊轻轻走到殷沐晨身后去,握住他捧书的手,一边俯下身,在他耳边撩拨般地轻声说:“沐晨又在看什么?这么出神,朕来了也不知道。

  这时他却也不加辩解,只微笑道:“皇上这么晚还到沐晨这里来,可是朝堂上有什么事?”

  轩辕翊明白他所指的是什么,便故意道:“晚了,朕就不能来你这里了?”说罢就揽住他,向他唇上吻去。

  只道:“这些时日我大致读过御医院中的医书,多是些民间流传的秘方抄本,太过零散。

  轩辕翊心中深知殷沐晨师从白云药师,本来应有一番作为;而如今随自己入宫,已是牺牲良多。

  可这编订一套完整全面的医书又谈何容易?这须得经过多少考证,翻过多少医书,诊过多少病例才能完成?可是一看到殷沐晨那双漆黑幽深的眸子中透出的诚挚和期待,却又不忍拂了他的心意。

  殷沐晨被轩辕翊吻得只觉一阵眩晕,紧紧地攀住他的项背,什么都不再想,只热烈地回应着,不知不觉退到了床边,撞上床沿,二人失去平衡,一起滚到床上。

  轩辕翊看着身下的殷沐晨,见他幽深的眸子中蕴着一层水汽,静静地望着自己,平日里有些苍白的面容上泛起带有媚惑的微红,再也忍耐不住,解开他的衣襟,从他的脖颈至优美的锁骨细细轻吻,喃道:“沐晨,我爱你……”

  殷沐晨闭上眼,手指滑过他的肩膀和背脊,在他的背上十指交握,紧紧地抱住他。

  下了朝,轩辕翊回到御书房,大内总管孙琦如往常一样将朝臣上奏的折子呈给他批阅。

  大内总管此职,不仅要照顾皇帝日常起居,管理宫中侍女侍官,更兼宫内负责保护皇帝安全的大内侍卫十二高手之首。

  此时见轩辕翊专心批阅奏折似是对宫中与朝上的变化无有所觉,在心中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见轩辕翊不耐烦地皱起眉,小心翼翼地道:“今日早朝之前,奴才在殿外见到了杨大人。

  ”顿了顿,“杨大人问奴才……问奴才皇上这些时日是否真的都留宿在药香居……”

  “皇上真的不知道?”孙琦道,“这些时日宫里都传遍了,不知为何……连朝上大臣也都知道了此事。

  见轩辕翊坐在御书桌后目光冷厉地盯着自己,迫人气势直压而来,孙琦噤了声,不敢再说下去。

  “这……是谁奴才不知,只知后宫相传,皇上自回宫后从未临幸后宫是因为殷药师迷惑住了皇上……”

  轩辕翊拍案而起,沉声怒道:“朕的私事,何时轮到他们来多嘴了?!给我查出是谁传播流言,重重惩治!”

  更难听的皇上还没听到呢……殷沐晨入宫至今已两月有余,轩辕翊期间一次也未临幸后宫。

  前朝皇帝中后宫收有男宠并不少见,可殷沐晨不是作为男宠入宫,如今又顶着三品的官级,所处身份实在太敏感,难免要遭人口舌。

  孙琦正暗自思忖,却见轩辕翊猛地将刚才翻开还未仔细批阅的奏折摔了出去,大声喝道:“混帐!”走过去欲将折子拾起时,无意间看到上面有殷沐晨的名字。

  孙琦皱皱眉,刚将折子拾起,便闻得身后一阵风声,轩辕翊面色冷凝,大步疾走出御书房,消失于幽深长廊之中。

  御医院偌大的书房内,殷沐晨在高及屋顶的书架边来回走着,手指在书架上轻点,挑出一些抄本取下。

  “你是谁?”身后兀然响起问话声,殷沐晨回转过身,见一个青年站在门边,皱眉望着自己。

本文链接:http://giacopuzzi.net/hu/12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