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藏宝图高清跑狗论坛 > 麝牛 >

天气不好所以永别了?

归档日期:04-22       文本归类:麝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这给绝望的人又加了一层深色滤镜。主观的情绪自然是推下一个人掉入死亡的决定性因素,但是否有一些细小的客观原因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呢?比如,决定了结自己的那天,刚好是个阴天。

  “蓝鲸游戏”自发明之日起,就像爆发的病毒一样蔓延传染,这个诞生于俄罗斯的死亡游戏如今已经将鬼爪子伸向中国。

  心理学背景的游戏设计者钻了青少年“空虚寂寞冷”的空子。一个普遍的观点认为,自杀的年轻人需要认同,又往往得不到成人世界的关注,就像美国心理学之父威廉·詹姆斯所言:如果可行,对一个人最残忍的惩罚莫过如此——给他自由,让他在社会上逍遥,却又视之如无物。

  这个游戏的发源地俄罗斯好像总带点悲伤和沉郁的色彩。果戈里的《外套》文起惨淡,而后每况愈下;契诃夫的《哀伤》是写给幽默家的悲剧;陀思妥耶夫斯基没写出一个让人安心的结局。

  有人认为这种愁云惨淡的文化共性跟缺乏阳光有关。常年寒冷的天气也许是喝多少瓶伏特加都无法麻醉的痛。另一个更经典的例子是同处高纬度的北欧,他们拥有世界上幸福感最强的居民。

  丹麦和芬兰,整个20世纪一直处于全球自杀榜前列。格陵兰被称为“世界自杀之都”,就算在日本这样一个流行自杀的国度,每年每10万人中才有51个人自杀,而在格陵兰,这个数字是100。

  况且日本“消失”在自杀森林里的大多是老年人,而格棱兰自杀的主流是青少年。根据2008年的一项调查,格陵兰的年轻女性,每4人中就有一人尝试过自杀。

  而且他们总能成功。几乎每个格陵兰家庭中都有至少一条步枪用于每年的驯鹿和麝牛狩猎,最终成为结束自己的帮凶。任何一条绳子,一张渔网,或者一根电线都能做成一个上吊的绳套,这在格陵兰语中叫做“我主之索”。

  这个狗拉雪橇盛行的地方,大街小巷贴着干预自杀的海报和热线:“不要被黑暗的思绪所吞噬。”

  黑暗确实被当做自杀的助燃剂。有人以为到了严酷、黑暗的冬天,自杀率才会到达顶峰,但是研究者的结论却是:大多数人都是在夏天自杀的。这个由斯堪的纳维亚和美国科学家组成的三人研究小组,分析了从1968年到2002年格陵兰的死亡率数据,发现人们更倾向于在夏天扣动扳机和踢掉脚凳。

  一种解释是,短暂但是明亮的夏日阳光扰乱了冬季睡眠周期,改变了人体内血清素的水平,这让一些格陵兰人发狂,特别是那些太阳会在地平线之上停留数周之久的远北地区。

  血清素是人类情绪调节的阀门。它是主流的抗抑郁药物,它的工作效率可能会随季节出现周期性变化。

  “这是某种冲动型的自我暴力,和季节性情感障碍以及冬季抑郁型自杀是不一样的。”研究者说。

  季节性情感障碍是一种被阳光操控情绪的疾病。它的治疗没有抑郁症那么复杂:每天早晨,将白色荧光光源放在病人30~45厘米处,模拟晴朗夏日早上六七点钟阳光照射30分钟即可。治疗过程中不用盯着光源看,可以吃东西、看书,爱干啥干啥。

  站在身心健全人的角度去揣摩自杀者的想法是有失公允的。也许,他们与这个世界的联系本就微弱,像地下室里的收音机,运气好的时候能收到几个不成句的词语,但绝大多数时间,只是漫长、重复、无意义的杂音。他们在断断续续中等待“最后的时刻”,天气也许只是加剧了干扰信号。

  以色列的内盖夫医疗记录显示,每当有东风时,人们的心理问题和自杀尝试都会增多,风力越大,刮得越久,心理问题就越严重。据说是与大风中携带的空气污染物有关。

  如果这些研究都成立的话,北京市民尤其需要看开一点,当雾霾遮挡着阳光,大风卷着空气污染物袭来时,还是要谨记“珍爱生命”的四字箴言。

  波尔森是在格棱兰接听干预自杀热线的负责人,人们通过听筒与他分享自己的愤怒、抑郁和孤独的故事。他很感激人们对自杀问题投入的关注,但却对太阳自杀理论持怀疑态度:“太阳千万年来每年夏天都有,但是自杀现象却是最近才开始的。我认为这是一个谜团。”

  这给绝望的人又加了一层深色滤镜。主观的情绪自然是推下一个人掉入死亡的决定性因素,但是否有一些细小的客观原因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呢?比如,决定了结自己的那天,刚好是个阴天。

  “蓝鲸游戏”自发明之日起,就像爆发的病毒一样蔓延传染,这个诞生于俄罗斯的死亡游戏如今已经将鬼爪子伸向中国。

  心理学背景的游戏设计者钻了青少年“空虚寂寞冷”的空子。一个普遍的观点认为,自杀的年轻人需要认同,又往往得不到成人世界的关注,就像美国心理学之父威廉·詹姆斯所言:如果可行,对一个人最残忍的惩罚莫过如此——给他自由,让他在社会上逍遥,却又视之如无物。

  这个游戏的发源地俄罗斯好像总带点悲伤和沉郁的色彩。果戈里的《外套》文起惨淡,而后每况愈下;契诃夫的《哀伤》是写给幽默家的悲剧;陀思妥耶夫斯基没写出一个让人安心的结局。

  有人认为这种愁云惨淡的文化共性跟缺乏阳光有关。常年寒冷的天气也许是喝多少瓶伏特加都无法麻醉的痛。另一个更经典的例子是同处高纬度的北欧,他们拥有世界上幸福感最强的居民。

  丹麦和芬兰,整个20世纪一直处于全球自杀榜前列。格陵兰被称为“世界自杀之都”,就算在日本这样一个流行自杀的国度,每年每10万人中才有51个人自杀,而在格陵兰,这个数字是100。

  况且日本“消失”在自杀森林里的大多是老年人,而格棱兰自杀的主流是青少年。根据2008年的一项调查,格陵兰的年轻女性,每4人中就有一人尝试过自杀。

  而且他们总能成功。几乎每个格陵兰家庭中都有至少一条步枪用于每年的驯鹿和麝牛狩猎,最终成为结束自己的帮凶。任何一条绳子,一张渔网,或者一根电线都能做成一个上吊的绳套,这在格陵兰语中叫做“我主之索”。

  这个狗拉雪橇盛行的地方,大街小巷贴着干预自杀的海报和热线:“不要被黑暗的思绪所吞噬。”

  黑暗确实被当做自杀的助燃剂。有人以为到了严酷、黑暗的冬天,自杀率才会到达顶峰,但是研究者的结论却是:大多数人都是在夏天自杀的。这个由斯堪的纳维亚和美国科学家组成的三人研究小组,分析了从1968年到2002年格陵兰的死亡率数据,发现人们更倾向于在夏天扣动扳机和踢掉脚凳。

  一种解释是,短暂但是明亮的夏日阳光扰乱了冬季睡眠周期,改变了人体内血清素的水平,这让一些格陵兰人发狂,特别是那些太阳会在地平线之上停留数周之久的远北地区。

  血清素是人类情绪调节的阀门。它是主流的抗抑郁药物,它的工作效率可能会随季节出现周期性变化。

  “这是某种冲动型的自我暴力,和季节性情感障碍以及冬季抑郁型自杀是不一样的。”研究者说。

  季节性情感障碍是一种被阳光操控情绪的疾病。它的治疗没有抑郁症那么复杂:每天早晨,将白色荧光光源放在病人30~45厘米处,模拟晴朗夏日早上六七点钟阳光照射30分钟即可。治疗过程中不用盯着光源看,可以吃东西、看书,爱干啥干啥。

  站在身心健全人的角度去揣摩自杀者的想法是有失公允的。也许,他们与这个世界的联系本就微弱,像地下室里的收音机,运气好的时候能收到几个不成句的词语,但绝大多数时间,只是漫长、重复、无意义的杂音。他们在断断续续中等待“最后的时刻”,天气也许只是加剧了干扰信号。

  以色列的内盖夫医疗记录显示,每当有东风时,人们的心理问题和自杀尝试都会增多,风力越大,刮得越久,心理问题就越严重。据说是与大风中携带的空气污染物有关。

  如果这些研究都成立的话,北京市民尤其需要看开一点,当雾霾遮挡着阳光,大风卷着空气污染物袭来时,还是要谨记“珍爱生命”的四字箴言。

  波尔森是在格棱兰接听干预自杀热线的负责人,人们通过听筒与他分享自己的愤怒、抑郁和孤独的故事。他很感激人们对自杀问题投入的关注,但却对太阳自杀理论持怀疑态度:“太阳千万年来每年夏天都有,但是自杀现象却是最近才开始的。我认为这是一个谜团。”

本文链接:http://giacopuzzi.net/sheniu/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