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藏宝图高清跑狗论坛 > 麝牛 >

玉圭符号确证殷人到达美洲?

归档日期:04-29       文本归类:麝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海平面如果下降130多米,会发生什么事情?很显然,渤海、黄海等都会露了底儿,逐渐生长出植物,引来动物,成为蓬勃繁盛的陆上世界,而台湾岛、日本岛、东南亚诸岛统统与亚洲大陆连为一体。

  这并非不可能,当地球处于冰川期,冰川能覆盖30%的陆地,大量地表水体从海洋“搬到”陆地,海平面因此产生大幅度下降。事实上,这种事曾发生过很多次,距离现在最近的一次,发生在大约3万年前。

  我们知道,白令海峡——如今亚洲与美洲之间最短的海上通道,水深不过四五十米,最窄处不过八十多公里,当海平面下降100多米时,这里就会变成“白令陆桥”,将亚洲和美洲连接为一体。两大洲的耐寒动物,诸如猛犸象、美洲野牛、高山绵羊、山羊、麝牛等,可以从这儿自由“串门”,而追逐猎物的东北亚晚期智人,也一批批地从这里进入美洲,逐渐向南迁徙,最终遍布美洲,这是广为人们接受的印第安人迁徙史。

  大约1万年前,地球开始变暖,大量冰川融化,海平面逐渐上升,渤海、黄海等再度成为海洋(“沧海桑田”这个词,应该包含了悠久的人类记忆),就在这个时候,“白令陆桥”消失,成为如今的白令海峡,亚洲与美洲陆上交通从此隔绝。在大多数学者看来,两大洲的人类从此隔绝,各自独立发展,直到航海大发现时代。因为在此之前,太平洋是不可跨越的。

  有的学者不否认奥尔梅克与殷商的相似性,但认为这是因为他们来自亚洲,在1万多年前,与殷商有着共同的“祖型文化”。著名美籍华裔考古学家张光直先生即持此论。

  张光直在解释殷商铜器铭文中“亚”字、殷商王陵中的亚形墓坑,以及长沙楚缯书中的亚形方框时,曾援引奥尔梅克第九号石刻的“亚形大口”予以说明,推论殷商的祭坛也是亚形结构,也四面植树祭祖。但在张光直看来,这种相似并不能说明殷商和奥尔梅克有过直接的文化交流,他“把殷商文明与中美洲的奥尔梅克和玛雅文明看做同祖的后代”,认为在1万多年前,印第安人的祖先从亚洲带着这些文化元素来到了美洲。

  很显然,透过表面的相似,张光直先生看到了大洋两岸古文明某些内在的一致性,他难以接受“殷人东渡”之类的说法,做出了自己的解释。不过,疑惑同样接踵而至:在1万多年前,亚洲晚期智人已经形成了诸多成熟而影响广泛的文化观念和宗教意识?以致各自独立传承6000多年仍能保持高度的相似性?

  从许辉搜集的第一手资料看,“共同祖型文化”之说,难以解释所有的相似性,尤其是奥尔梅克符号与甲骨文之间的相似。许辉深知关键所在,他把主要功夫放在收集奥尔梅克符号上,1999年8月,他带着数年收集的奥尔梅克符号,现身安阳甲骨文学术会议。

  1999年8月20日,200多名专家学者舟车劳顿,从世界各地汇聚豫北安阳。他们为甲骨文而来,这年是甲骨文发现100周年,作为纪念,一场大型甲骨文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安阳召开。

  这确实是值得纪念的。百年前,“一片甲骨惊天下”,那是轰动世界的文化大事。刻在甲骨上的符号被认定为文字,再被认定为成熟的文字系统,这个过程,不仅解开了尘封三千年的商王朝的秘密,也极大推动了中国近现代学术的发展,诚如郭沫若所说,“殷墟的发现,是中国新史学的开端。”经过百年辛勤探索,甲骨学已成为一门独立宏富的学问,受到各国学者的重视,不少国家的学者举行学术会议纪念这一盛事,而安阳会议吸引了最多的专家学者。

  就在这个时候,许辉也从遥远的美国来到安阳,现身研讨会现场。应该说,他是位不速之客,他不为甲骨文来,只为奥尔梅克符号而来。

  在此之前,许辉也曾带着他收集的奥尔梅克资料回国,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走访专家学者,吸引了他们的兴趣。但由于国内学者对奥尔梅克所知甚少,都希望他的文物证据再多一些,字符也再多一些,最好有从上到下、多字能成句的。于是,许辉再度返回美洲收集实证资料。这样来来回回五年时间,他收集到了数百个符号,其中不乏成句的。带着这些字符图片,他信心满满地来到安阳。

  许辉尽力把他辛苦收集的资料展示给所有感兴趣的人,不为别的,只为更多的学者对奥尔梅克,对泛太平洋对比研究产生兴趣。

  他的努力获得了回报,俞伟超、李学勤、裘锡圭、史树青等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而南京大学教授范毓周对奥尔梅克字符与甲骨文的关系,做出了最为肯定的判断。

  范毓周生于开封,青年时期,他有幸结识河南历史研究所(当时设在河南大学校内)孙海波、朱芳圃等甲骨学名家,开始学习甲骨文。1972年,墨西哥在中国搞文物巡展,在郑州巡展期间,许顺湛先生请他来郑观赏。这次观展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他深感墨西哥古代文化元素与中国传统文化有亲缘关系,因而产生浓厚兴趣。他从此很留意墨西哥的古代文化,但能接触的材料十分有限,没能展开进一步探讨。

  恢复高考后,范毓周考取河南大学,仅就读一个多月,又考取了中国社科院顶级甲骨学专家胡厚宣的研究生,毕业后先留中国社科院工作,随后调南京大学,成为国内甲骨文研究名家。

  在安阳会议上,许辉听说范毓周很早就对中美洲文明感兴趣,特意专门向他展示自己收集的资料。

  “他找到我,摊了一屋子资料给我看。”说起十多年前的往事,范毓周仍历历在目。认真审看了那些来自墨西哥的字符,范毓周觉得大多数可能与甲骨文没关系,其中有一些,如果摹本可靠,与甲骨文的结构皆相似。范毓周还大胆推测,西周初年,纣王之子武庚禄父叛乱失败后,带领族人北逃,大约是这批殷人,或经冰封的白令海峡,或在海上遭遇风暴被裹入洋流,辗转到达中美洲。

  此论一出,顿时引来众多媒体采访。“会都开不成了,那么多媒体要求采访我。”范毓周回忆说,最终七八十家媒体做了报道。轰轰烈烈的报道,让范毓周感到了压力,他感到很被动,只是根据许辉的材料就做出了推测,难免有不严谨之嫌。“说起来,要感谢媒体。他们的报道,‘逼着’我前往中美洲做实证研究。”

  2001年,范毓周与许辉合作,获得美国“文明起源与探索基金会”资助,赴美国、墨西哥进行“跨越太平洋的早期接触——商代中国与奥尔梅克文化比较研究”。

  这次考察许辉因故没能参加,范毓周与美国著名殷商玉器研究专家江伊莉、中国学者王振中前往墨西哥,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考古调查。他们从墨西哥城出发,沿东海岸南行,这一带炎热多雨,河流众多,绿树成荫,鲜花怒放,自然环境生机盎然,令人精神舒爽。他们遍访奥尔梅克遗址,收获多多。但最大的突破,还是对拉文塔第4号文物做出了全新的解读。

  拉文塔有着奥尔梅克文明规模最大的祭祀遗址,被认为是奥尔梅克古都。第4号文物出土于祭祀遗址中心地带,显然极为重要。这组文物由16个小玉人和六根玉圭组成,其中5号、6号玉圭上刻有清晰的字符。范毓周仔细研读,发现5号玉圭上竖刻着7个以直线和稍弯的斜线构成的文字,其形体结构与殷墟出土的甲骨文正相一致,对照甲骨文可以清楚地释读为现代汉字“十示二入三一报”,依照甲骨文语法文例可以断句为“十示二,入三,一报”。6号玉圭上刻写两个字,对照甲骨文可以清楚地释读为“小示”。

  甲骨文中,“示”字多见,商王先祖一“世”称为一“示”;甲骨文中,合祭十代以上祖先时,表述方式为先述“十”接着述“示”然后述个位数,这个拉文塔玉圭上的“十示二”,正合甲骨文表述习惯,翻译成现代汉语意为十二代祖先;甲骨文“入”有两意,一为“进入”,一为“贡纳”,5号玉圭表述的显然是“进入”之意;“一匚(读作报)”在甲骨文中也常见,是一面不封口的方框形象,罗振玉、金祖同等人解释为宗庙中盛放神主器具的侧视形象,用来做先祖的庙号,5号玉圭上的“一匚”,翻译成现代汉语,应意为最尊贵的先祖。

  有趣的是,将玉圭上的文字对照甲骨文释读后,竟发现其所述内容与这组文物的摆放情景惊人地吻合:六根玉圭摆成一排,一个红色玉人站在玉圭前;十二个绿色玉人环绕红色玉人,形成同心圆状;靠近5号、6号玉圭的3个白色玉人排成一排,面向红色玉人,似乎是从外面走进来。

  范毓周说,如果他的释读无误,12个绿色玉人就是“十示二”,3个白色玉人就是“入三”,“一报”则指站立在玉圭前被大家共同朝拜的红色玉人。

  参照殷商历史,范毓周做了进一步的解读:盘庚迁殷后至帝辛(殷纣王)共有12位商王,这组文物中的12个绿色玉人极有可能代表他们;站立在玉圭前、地位至尊的红色玉人,则可能是他们的始祖;3个走进来的白色玉人,可能是在中美洲传承的三代王,刻有“小示”(甲骨文意为旁系)的6号玉圭,正处于他们旁边,或可认为他们是商王室的旁系后裔。

  范毓周说,如果这些推断无误,则奥尔梅克文化可能是商王室的旁系后裔所创造。

本文链接:http://giacopuzzi.net/sheniu/4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