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藏宝图高清跑狗论坛 > >

南苏丹两个总统的战争

归档日期:11-21       文本归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南苏丹是世界最年轻的国家,2011年才从苏丹独立,2013年起陷入内战。去年8月,南苏丹当局和反对派武装签署和平协议,今年4月成立过渡政府。但不久前首都朱巴再爆发冲突,7月10日交战波及联合国维和部队朱巴主营地,中国赴南苏丹维和步兵营一辆装甲车被炮弹击中,造成我维和军人2人牺牲、5人受伤。

  基尔今年65岁,来自南苏丹加扎勒河地区丁卡族家族,那是南苏丹最大的民族。他是南苏丹的“老革命”,上世纪60年代末就参加了南部苏丹武装“阿尼亚尼亚”,后与运动核心人物约翰·加朗联手创建苏丹人民解放运动(下文称“苏人解”),曾担任过该武装副总参谋长,是加朗最信任的助手。加朗2005年空难去世后,基尔继承他的衣钵,以公投的方式实现南苏丹独立,成为首任总统。

  基尔常戴着一顶牛仔帽出现在公开场合。这种帽子并非南苏丹传统样式,而是来自美国。2006年,基尔访美,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赠送给他一顶得克萨斯州牛仔帽。基尔非常喜欢,吩咐手下人采购了数顶相同款式的牛仔帽,此后便一直以戴帽形象出现,这既是为显示个人风格,也是为感谢美方在南苏丹独立过程中的帮助。

  南苏丹分析人士认为,基尔是一个好的军事领导人,但并非治国能手。南苏丹建国后,他对如何规划国家发展方向、尽快振兴经济、推动执政党“苏人解”向现代政党转变等方面办法不多。其所属的丁卡族不断在政府和军队中占据高层位置,国家资源也向丁卡族聚集地区倾斜,引起努尔族、舒卢克族等其他民族的不满。

  反对派领导人马沙尔,1953年出生于南苏丹北部的团结州里尔县,那里是南苏丹第二大民族——努尔族的主要聚集地之一。他的家族地位显赫,父亲曾是里尔县的最大族长。“苏人解”的成员提及马沙尔,都会加上博士的尊称。他从喀土穆大学工程系毕业后便出国留学,获英国布拉德福德大学博士学位。1984年,他返回苏丹投身于独立运动,凭借家族势力和自身学识,很快在“苏人解”中崭露头角,短短几年就成为上尼罗地区的主要指挥官。

  努尔族与丁卡族围绕牲畜、土地等资源的冲突持续了几百年。先知在努尔族宗教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努尔族早期的一位先知曾预言,未来将有一个救世主从部落中出现,带领族人彻底击败丁卡人,这位救世主是个左撇子,前额上没有努尔族男子自幼刻上的面纹,门牙中间有牙缝,还将娶一个白人妻子。这个预言在努尔族部落中流传了近百年。令人诧异的是,习惯使用左手的马沙尔外貌完全符合这一描述,而且他确实娶了个英国白人女子。

  1989年,25岁的英国人道主义工作者艾玛·麦丘恩来到苏丹南部从事慈善工作,与当时被称为“南苏丹克林顿”的马沙尔相识,一个是漂亮的英国女孩,一个是战功赫赫却彬彬有礼的游击队之星,两人很快便坠入爱河,于1991年结婚。一时间,努尔人对马沙尔就是救世主的说法深信不疑。而马沙尔也利用这个传说,建立起自己在族人心目中的特殊地位。受过西方教育的马沙尔,甚至专门举行宗教仪式,手持先知用过的木棒,以增加自己的神秘感。

  就在同一时期,马沙尔与时任“苏人解”领导人的加朗出现严重分歧。加朗希望最终建立一个世俗、民主的统一苏丹,而马沙尔主张南苏丹彻底独立。除了路线之争,两人分歧的背后是丁卡族和努尔族对南苏丹的主导权之争。这场分歧最终演变成兄弟阋墙。马沙尔以原“苏人解”中的努尔族民兵武装“白军”(因喜欢往身上涂抹防蚊驱虫的白色染料而得名)为基础,在部分“革命”元老支持下建立“苏人解”纳斯尔派,对加朗宣战,随后演变成努尔族和丁卡族的种族战争。

  1993年,怀孕5个月的艾玛在肯尼亚因车祸去世,马沙尔非常悲痛。当时,正逢南苏丹各派内部冲突最激烈时期,一位美国女作家以这场战争为背景,写下艾玛的传奇故事,书名就叫《艾玛的战争》。

  1997年,马沙尔为了对抗加朗,不惜与“南方的敌人”——苏丹巴希尔政府合作,出任巴希尔的副总统,负责南方事务。此举被南部人视为叛变。2002年,他又与巴希尔决裂,重归“苏人解”。加朗不计前嫌,命其担任重要副手。但是,马沙尔屡次叛变与回归,难以得到基尔等“苏人解”元老的真正信任。他的秉性也与具有典型军人性格的基尔大相径庭。

  2005年,苏丹南北双方签署和平协议,南部苏丹高度自治。加朗去世后,基尔接任苏丹副总统兼南部苏丹自治政权总统,马沙尔则任南部苏丹副总统。南苏丹独立后,基尔和马沙尔任正副总统。

  由于远离了北苏丹这个共同的敌人,南苏丹各派权力争夺日趋激烈。马沙尔宣布参加2015年总统大选,试图取代基尔。基尔则于2013年罢免马沙尔的副总统职务。在当年12月的“苏人解”高层会议上,两人互相指责,彻底翻脸。当晚,总统卫队中的丁卡族和努尔族士兵互相开火,基尔宣布马沙尔试图政变,下令逮捕马沙尔,而马沙尔则依托军队中的努尔族势力反击。南苏丹军队很快分裂,终于酿成内战。

  这场内战给原本就一穷二白的南苏丹带来沉重灾难。截至2016年7月,超过240万人流离失所,480万人面临严重食物短缺。战争极大影响了南苏丹的原油出口,财政举步维艰,经济已到崩溃边缘。

  南苏丹内战爆发后,基尔与马沙尔都试图在战场上占据主动。双方达成的数个停火协议,纸墨未干即宣告无效。直到去年8月,在国际社会重压下,再无力进攻的两派才勉强签署和平协定,决定成立过渡政府,基尔任总统,马沙尔任第一副总统。因严重缺乏互信,过渡政府成立时间一拖再拖。直至今年4月,反对派武装力量最终完成在首都的部署,认为安全有所保障的马沙尔终于返回朱巴,过渡政府宣告成立。基尔与马沙尔在国际媒体面前微笑握手,颇有“相逢一笑泯恩仇”之意。

  但基尔和马沙尔的深层次矛盾并未真正解决。两人都高调宣布将在30个月的过渡期结束后竞选总统,在新的州级设置等问题上,基尔试图利用权力对马沙尔派予以限制。在战场上,双方也未彻底停火。6月底,加扎勒河地区重镇瓦乌爆发冲突,造成40余人死亡,而团结州等多地也持续爆发冲突。7月初,数名反对派安全高官在朱巴遭暗杀身亡,双方互信进一步降低。

  7月8日晚,基尔和马沙尔在内开会。双方卫队在外打了起来。冲突持续数个小时,造成约150人死亡。有消息称,是基尔的总统卫队先动手。讽刺的是,7月9日本是南苏丹独立5周年纪念日。庆典活动因财政紧张而被迫取消,交火声被当地华人形容为“好像过年放鞭炮”一样。

  南苏丹问题专家阿卜杜·卡德尔对《环球人物》记者表示,南苏丹最大的问题是国家意识淡漠,部落种族的固有矛盾与政治精英的争权夺利相互交织,各方都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国家利益之上,分歧难以短期内弥合。南苏丹数百个部落和种族间存在多重矛盾,真正的和平遥遥无期。

  南苏丹是世界最年轻的国家,2011年才从苏丹独立,2013年起陷入内战。去年8月,南苏丹当局和反对派武装签署和平协议,今年4月成立过渡政府。但不久前首都朱巴再爆发冲突,7月10日交战波及联合国维和部队朱巴主营地,中国赴南苏丹维和步兵营一辆装甲车被炮弹击中,造成我维和军人2人牺牲、5人受伤。

  基尔今年65岁,来自南苏丹加扎勒河地区丁卡族家族,那是南苏丹最大的民族。他是南苏丹的“老革命”,上世纪60年代末就参加了南部苏丹武装“阿尼亚尼亚”,后与运动核心人物约翰·加朗联手创建苏丹人民解放运动(下文称“苏人解”),曾担任过该武装副总参谋长,是加朗最信任的助手。加朗2005年空难去世后,基尔继承他的衣钵,以公投的方式实现南苏丹独立,成为首任总统。

  基尔常戴着一顶牛仔帽出现在公开场合。这种帽子并非南苏丹传统样式,而是来自美国。2006年,基尔访美,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赠送给他一顶得克萨斯州牛仔帽。基尔非常喜欢,吩咐手下人采购了数顶相同款式的牛仔帽,此后便一直以戴帽形象出现,这既是为显示个人风格,也是为感谢美方在南苏丹独立过程中的帮助。

  南苏丹分析人士认为,基尔是一个好的军事领导人,但并非治国能手。南苏丹建国后,他对如何规划国家发展方向、尽快振兴经济、推动执政党“苏人解”向现代政党转变等方面办法不多。其所属的丁卡族不断在政府和军队中占据高层位置,国家资源也向丁卡族聚集地区倾斜,引起努尔族、舒卢克族等其他民族的不满。

  反对派领导人马沙尔,1953年出生于南苏丹北部的团结州里尔县,那里是南苏丹第二大民族——努尔族的主要聚集地之一。他的家族地位显赫,父亲曾是里尔县的最大族长。“苏人解”的成员提及马沙尔,都会加上博士的尊称。他从喀土穆大学工程系毕业后便出国留学,获英国布拉德福德大学博士学位。1984年,他返回苏丹投身于独立运动,凭借家族势力和自身学识,很快在“苏人解”中崭露头角,短短几年就成为上尼罗地区的主要指挥官。

  努尔族与丁卡族围绕牲畜、土地等资源的冲突持续了几百年。先知在努尔族宗教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努尔族早期的一位先知曾预言,未来将有一个救世主从部落中出现,带领族人彻底击败丁卡人,这位救世主是个左撇子,前额上没有努尔族男子自幼刻上的面纹,门牙中间有牙缝,还将娶一个白人妻子。这个预言在努尔族部落中流传了近百年。令人诧异的是,习惯使用左手的马沙尔外貌完全符合这一描述,而且他确实娶了个英国白人女子。

  1989年,25岁的英国人道主义工作者艾玛·麦丘恩来到苏丹南部从事慈善工作,与当时被称为“南苏丹克林顿”的马沙尔相识,一个是漂亮的英国女孩,一个是战功赫赫却彬彬有礼的游击队之星,两人很快便坠入爱河,于1991年结婚。一时间,努尔人对马沙尔就是救世主的说法深信不疑。而马沙尔也利用这个传说,建立起自己在族人心目中的特殊地位。受过西方教育的马沙尔,甚至专门举行宗教仪式,手持先知用过的木棒,以增加自己的神秘感。

  就在同一时期,马沙尔与时任“苏人解”领导人的加朗出现严重分歧。加朗希望最终建立一个世俗、民主的统一苏丹,而马沙尔主张南苏丹彻底独立。除了路线之争,两人分歧的背后是丁卡族和努尔族对南苏丹的主导权之争。这场分歧最终演变成兄弟阋墙。马沙尔以原“苏人解”中的努尔族民兵武装“白军”(因喜欢往身上涂抹防蚊驱虫的白色染料而得名)为基础,在部分“革命”元老支持下建立“苏人解”纳斯尔派,对加朗宣战,随后演变成努尔族和丁卡族的种族战争。

  1993年,怀孕5个月的艾玛在肯尼亚因车祸去世,马沙尔非常悲痛。当时,正逢南苏丹各派内部冲突最激烈时期,一位美国女作家以这场战争为背景,写下艾玛的传奇故事,书名就叫《艾玛的战争》。

  1997年,马沙尔为了对抗加朗,不惜与“南方的敌人”——苏丹巴希尔政府合作,出任巴希尔的副总统,负责南方事务。此举被南部人视为叛变。2002年,他又与巴希尔决裂,重归“苏人解”。加朗不计前嫌,命其担任重要副手。但是,马沙尔屡次叛变与回归,难以得到基尔等“苏人解”元老的真正信任。他的秉性也与具有典型军人性格的基尔大相径庭。

  2005年,苏丹南北双方签署和平协议,南部苏丹高度自治。加朗去世后,基尔接任苏丹副总统兼南部苏丹自治政权总统,马沙尔则任南部苏丹副总统。南苏丹独立后,基尔和马沙尔任正副总统。

  由于远离了北苏丹这个共同的敌人,南苏丹各派权力争夺日趋激烈。马沙尔宣布参加2015年总统大选,试图取代基尔。基尔则于2013年罢免马沙尔的副总统职务。在当年12月的“苏人解”高层会议上,两人互相指责,彻底翻脸。当晚,总统卫队中的丁卡族和努尔族士兵互相开火,基尔宣布马沙尔试图政变,下令逮捕马沙尔,而马沙尔则依托军队中的努尔族势力反击。南苏丹军队很快分裂,终于酿成内战。

  这场内战给原本就一穷二白的南苏丹带来沉重灾难。截至2016年7月,超过240万人流离失所,480万人面临严重食物短缺。战争极大影响了南苏丹的原油出口,财政举步维艰,经济已到崩溃边缘。

  南苏丹内战爆发后,基尔与马沙尔都试图在战场上占据主动。双方达成的数个停火协议,纸墨未干即宣告无效。直到去年8月,在国际社会重压下,再无力进攻的两派才勉强签署和平协定,决定成立过渡政府,基尔任总统,马沙尔任第一副总统。因严重缺乏互信,过渡政府成立时间一拖再拖。直至今年4月,反对派武装力量最终完成在首都的部署,认为安全有所保障的马沙尔终于返回朱巴,过渡政府宣告成立。基尔与马沙尔在国际媒体面前微笑握手,颇有“相逢一笑泯恩仇”之意。

  但基尔和马沙尔的深层次矛盾并未真正解决。两人都高调宣布将在30个月的过渡期结束后竞选总统,在新的州级设置等问题上,基尔试图利用权力对马沙尔派予以限制。在战场上,双方也未彻底停火。6月底,加扎勒河地区重镇瓦乌爆发冲突,造成40余人死亡,而团结州等多地也持续爆发冲突。7月初,数名反对派安全高官在朱巴遭暗杀身亡,双方互信进一步降低。

  7月8日晚,基尔和马沙尔在内开会。双方卫队在外打了起来。冲突持续数个小时,造成约150人死亡。有消息称,是基尔的总统卫队先动手。讽刺的是,7月9日本是南苏丹独立5周年纪念日。庆典活动因财政紧张而被迫取消,交火声被当地华人形容为“好像过年放鞭炮”一样。

  南苏丹问题专家阿卜杜·卡德尔对《环球人物》记者表示,南苏丹最大的问题是国家意识淡漠,部落种族的固有矛盾与政治精英的争权夺利相互交织,各方都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国家利益之上,分歧难以短期内弥合。南苏丹数百个部落和种族间存在多重矛盾,真正的和平遥遥无期。

本文链接:http://giacopuzzi.net/xiang/1795.html